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小鑫的媽媽路慧】三



「下節……又是政治課……」小鑫坐在座位上,一只手玩弄著筆杆,另一只

手拐著下巴



模樣十分的懶散,又夾雜著些許無奈。



「唉……真煩躁……」



也不知道是因爲下節的政治課惹毛了他,還是因爲昨天晚上偷窺媽媽洗澡后

罪惡感的余波。



「今早應該和媽媽道個別的……」想到這,小鑫歎了口氣。



「小豆子?小豆子!」



「那麽早就溜出來,晚上媽媽肯定又要跟我開家庭會議了。」少年的歎息聲

不斷。



「路鑫!」一旁的少年,把音量調高了幾十分貝,顯然有點憤怒。



「啊……」小鑫回過神來。



「你這小子,我都喊你好幾聲了……魂飛回來了嗎?」說話的,是小鑫的同

學,濤躍。



「怎麽了?」小鑫兩眼茫然的望著濤躍,這個和他同齡同班的同學。



「你丫的中邪了還是得病了……怎麽一身子的負面情緒啊,跟哥說說。」濤

躍也沒等小鑫邀請,自顧自的坐到小鑫前面空著的位置上,一臉的奸笑。



「唉……你就別拿我開涮了,煩著呢。」小鑫幾乎都沒怎麽正眼看濤躍,兩

個眼皮遢遢的,一臉憔悴,一看就是裝給濤躍看的。



整個班級里,小鑫也就和這家夥好相處了。兩小子幾乎無話不說,剛上初一

的時候,濤躍那邊就把家底都抖干了,幾口人,幾頭牛,幾畝地,幾顆秧;而小

鑫這邊呢?還賊藏著一手對自己媽媽的不倫情節。



這可不能怪小鑫不仁義了,因爲當初小鑫對他媽媽的這種迷戀情愫,正是因

爲濤躍帶起來的。



「怎麽的?路阿姨又收拾你啦……哈哈……」濤躍幸災樂禍。



「你爹個龜兒的……你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是吧……」小鑫一聽到濤躍這麽作

踐自己,沒壓住火氣。話音一落,大腦里即刻充斥著媽媽溫柔的訓導聲音,英俊

的小臉火辣火辣的。



「哈哈哈……到底是你的臉挨板子,還是屁股啊?紅得跟猴屁一樣……哈哈

哈……」濤躍欲擒故縱,非要把小鑫給逼現形。



「我絆你媽的勒個……」小鑫氣得從凳子上跳起來,濤躍見勢不妙,嬉笑著

也蹦起身來,準備開溜。



小鑫知道濤躍是故意整他,但是還是裝模作樣的追著上去了。這種時候,可

不能吃虧。



兩人即興的逢場作戲,幾乎每天在學校里都會發生。而且這種默契並沒有傷

害到實質的友誼。



濤躍應付小鑫這樣的乖乖學子,顯然是得心應手了。攻心爲上。他最了解小

鑫的弱點,就是他媽媽路慧。每次濤躍一說到他媽媽,小鑫就相當反感。



特別是自從濤躍給小鑫看過什麽家庭亂倫啊之類的色情小說之后,這樣反感

的態度愈加強烈。讓人不得不懷疑。



后來,濤躍干脆軟磨硬泡著,跟著小鑫去他家里吃了次飯,終于見到路慧阿

姨,再后來往返的平常,習慣了,濤躍幾乎一有時間就跟小鑫去他家混飯吃。



其實吃不吃飯是無所謂,看路慧的媽媽才是濤躍的目的。似乎美豔的路慧也

吸引了小鑫的這位同班且同齡的同學。



家花藏不住啊……而且還是朵奇異嬌豔的鮮花……



************



時間過得相當快,轉眼就到中午了。



路慧上午的教學已經結束,她安靜地坐在辦公室里整理資料。



小巧的鼻梁上挂著一副精致的金邊護目眼鏡,兩只漂亮的眼睛時不時的看看

手機上的時間。



「孩子該放學,到家了吧……」路慧有些心神不甯的樣子,因爲平常這個時

候,小鑫到家了就會給她打電話,一來報個平安,二來小鑫也會告訴媽媽晚上想

吃的菜,方便路慧去買。可是桌上的手機還是像化石一樣,一點動靜也沒有。



「不對……就算是被老師留課也不會這樣晚的……」路慧越想越亂,整理著

文件的手也停下來,有些慌張的眼睛緊盯著手機屏幕。



「難道是出了什麽事了……」聯想到早上孩子的異常舉動,路慧更放不下心

了。



「嗡……嗡……嗡……」正在路慧前思后想的時刻,手機震動了起來。



路慧匆忙的拿起來一看,是個她熟悉的話吧里的電話號碼,心里懸上來的石

頭,落下了一半。



「媽媽,我是小鑫……」話里那頭的聲音有點生硬。



「小鑫嗎?怎麽這麽晚才給媽媽打電話,媽媽還擔心你出了什麽事呢。」路

慧有生氣,但是心穩了。



「對不起……媽媽……」另一頭明顯的道歉語氣。



「好了……你吃飯了嗎?這麽遲才給媽媽打電話,是不是中午不回家了?」

路慧聽到兒子的認錯,也沒怎麽責罰。



「吃了,我和濤躍在食堂里吃的。中午就不回家了,在教室里自習……」小

鑫平靜的在話筒里說著。



「好吧……那你晚上……」路慧剛要接著說,話筒里的聲音把話打斷了。



「啊,媽媽,濤躍他爸爸出差,家里沒人,晚上想到我們家里來吃飯,你看

方便嗎……」小鑫把濤躍拎出來做擋箭牌了。



「哦……好吧,那我晚上多買點菜回來……」路慧有點被訛住的感覺,頓了

好一會。



「嗯……那媽媽,我就先挂了……晚上見!拜……」



小鑫也沒給媽媽還手的機會,說完就挂了電話。



「哼,小鬼頭,還跟媽媽玩心計了啊。」路慧眨了眨眼。



「躲得過初一,跑得了十五?」



總之,小鑫的家庭會議是在所難免的。前提是沒有旁生枝節。



路慧把電話放到桌上,心情十分的好。一切都已計劃妥當,就等時間來按部

就班。



家庭的事才放下心,工作的事又占據腦海。



沒過一會,路慧就把今天的工作都做完了,她今天下午有足夠多的時間去考

慮其他問題。



「第二職業的事……究竟該怎麽辦……」終于意識到一件事情也不是想象中

的那麽簡單就容易實現的。



路慧一籌莫展的同時,也被那種新鮮事物的未知感深深的吸引著,心里莫名

的興奮。



「對了,王老師不是就在兼職家教嗎……不如去向她打聽打聽。」



其實路慧在學校里和其他老師相處的還不算太壞,可能大部分原因是因爲她

太高挑太豔麗,不太大衆化。所以她能察覺得了那些面帶笑意的臉龐底下,暗湧

著一種深邃的嫉妒和怨恨。



但是天性善良的人啊,總是會把握好自己的情緒……



路慧靓麗的身影顯現在校園中,徑直的走向王老師的宿舍樓。下午火辣的陽

光打在她身上,肆意的灼燒著美豔媽媽細膩的肌膚。她只得把腰間的小筆記本子

揚起來擱置到頭頂,借以遮陽。本來是被特意拿來做一些筆記的,想不到早早的

被派上了用場。



不過半會功夫,路慧就到了教師宿舍樓,午后的甯靜加上這僻靜的角落,讓

她心里不由的謹慎了些。



「想必王老師的生活也有些邁不開步子吧……」她停下了腳步,擡頭對著一

幢有些上年代的樓房掏著心窩。也確是有些滄桑。



王老師除了晚上要家教,沒課或休息的時候大多時間都在宿舍里,所以來之

前路慧也沒有主動聯系過王老師。



「對于這樣的唐突,王老師應該不會介意的……」路慧又細細回想了一下有

關王老師的印象,確定了自己的想法,接著上了樓。



老式的教師宿舍樓里,響起了路慧那清脆的高跟鞋聲,充滿節奏而又韻味無

比……



王老師是女的,象路慧這樣漂亮性感的教師,總不可能去找一個男老師打聽

吧?那種風聲,要是在大學里傳了出去,是相當不好的。尤其是路慧,也特別是

路慧。



終于,高跟鞋的聲音在某個樓層停止了。



正對著一道紅木門,路慧收了收肩上的吊帶,四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然后才

伸出手指來在門上輕扣。



「請進……」



路慧推開門來,房間里一股淡淡的異味撲面而來。映入她眼簾的,正是端坐

在書桌上備課的王老師。屋內有點淩亂的樣子,物品沒有歸類好擺放。



「王老師,中午好……」路慧隨手把門合上。



「啊……是路老師……中午好啊,今天怎麽有這閑情雅致到我這里來了?」

書桌上的王老師擡起了頭,把鼻梁上的那副深度眼鏡推了推,看到是路慧這位不

速之客才露出一個遲來的微笑。



「呵呵,其實也沒什麽的,就是有點事想和王老師打聽打聽。」路慧發現自

己笑的有點不自然。



「這樣啊……快請坐,快請坐,換誰也不忍心讓你這樣的大美人站著。」王

老師話里有著多層意思。



「王老師你見笑了……」路慧努力的保持著親和力,就近坐在書桌前的凳子

上。



王老師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把桌上一大堆白花花的文件和紙張都整理到了另

一邊,好騰出個位來談話,但一直都未主動說話。



「實在是不好意思了,您忙的時候還來叨擾您。」路慧有些抱歉的說著,主

動打破了僵局。



「沒事的,沒事的。我們是同事,有什麽事就說吧。」



「是這樣的,王老師。我最近正在考慮去做家教,但是又不知道從什麽地方

入手,希望能在您這里,得到一些建議。」路慧知道王老師沒有刻意和自己套近

乎,索性也把話也擺到了桌子上。



「家教?呵呵……路老師怎麽也想起做家教來。」王老師尖酸的說著,似乎

漂亮端莊的路慧已經落到了和自己一樣的階層。



「家里還有個孩子要養,所以我就想利用空檔時間去找點事情做做,就當是

賺些外快吧。」路慧聽出了話意,有些勉爲其難的樣子。



「這樣子啊……其實想做家教也很簡單,正好我手里還有一份表格……在這

呢。」



王老師也沒有太過度,從抽屜里取出一份文件,遞到路慧的面前,接著說:

「這是一個中介公司給我的,上面有家教的制度規范和一些相關法律保護知識,

下面是一份表格,你要是想好了,填寫好詳細資料以后就把這份表格交到中介公

司,地址在文件落尾。他們會和你面談一些細節的。上面也有聯系電話,你也可

以打過去咨詢咨詢。」



王老師把她那種講課的語速和語調淋漓盡致的發揮了出來。



「想不到做個家教也這樣難……」路慧看著文件里那一行行的行爲規范,心

里有了點打退堂鼓的想法,但是很快又被自己否定了。除了家教,短期里她實在

是找不到更適合自己的第二職業了。



「嗯……真是太謝謝您了,王老師。我會好好看看的。」路慧知趣的站起身

來,準備離開。



「不用客氣,下次還有問題的話再來找我。」王老師也恢複了之前的微笑。



「打攪您了……再見……」路慧慢慢的退到門口,轉身打開門便溜了出來。



也許她永遠都不會知道,當門被合上以后,王老師那人生百味的表情。



「好狼狽啊……」門外的路慧安撫著自己的情緒。



「不管怎麽樣,此行還算是有收獲吧。謝謝您了,王徽老師。」



美豔的媽媽回頭看了一眼這幢蒼老的宿舍樓,頭上又頂著那本白淨的筆記本

離開了,上面沒有字迹……



************



小鑫的學校。



「呼,真是熱死我了!」少年止不住的揚著小手給自己扇著風。



「廢話,呆在教室里多涼快啊。這該死的體育課!」他身邊的濤躍似乎也受

不了這樣炎熱的天氣,把上衣都脫了下來給自己擦汗。



「那你回教室去啊,看體育老師不把你卸成八大塊,然后放在太陽底下烤成

肉干。哈哈!」少年愁眉苦臉的總算是擠出了笑意。



「想倒是想。不過總比在樹蔭底下,讓路過的MM欣賞咱結實的胸肌好。」

濤躍跟著話,比劃了兩健美動作,引得一旁的小鑫哈哈大笑。



「你丫的就自戀吧……」小鑫發現自己在濤躍面前,除了學習能顯擺,其它

地方還真的是拿不出手,所以話也只能落半截。



「我說豆子,這麽熱的天氣,你還真能捂。」濤躍指了指還穿在小鑫身上的

體恤,看來是不打算放過小鑫的挑釁了。



「有本事你也脫啊。怎麽?怕MM們看不到你胸上的排骨嗎?哈哈哈!」濤

躍相當的自信,勝券在握。



「哥不想脫,哥愛穿體恤,你不爽啊?」又杠上了,沒理也不饒人,倔!



「哈哈哈,你就慢慢的『騷』(燒)吧,哥要去操場露給MM們看了……」

濤躍丟下一句話,奔向操場去了。



小鑫依舊懶散的躲在樹蔭底下,心里卻在竊喜。



「請你吃頓飯就這麽的讓著哥,擡舉著哥。」



「你小子,還不知道哥把你拎出來做擋箭牌麼是爲了什麽吧。」



可是,誰又能知道,正在操場里逗女同學的濤躍,是何種想法?



************



鏡頭回到路慧這邊。



辦公室里,到處彌漫著單親媽媽身上散發出來沁入心脾的體香,顯然她已經

坐了很久。漂亮的路慧正聚精會神的閱讀著王老師給她的那份家教資料。



礙于兩鬓垂下來的發絲,路慧把一頭波浪長發扎了起來,纖細的手指握著鉛

筆在文件上圈畫著重要的言詞。



「性騷擾……」當她看到有關的提示信息之后,居然沒留意到自己的耳根燙

燙的。



越往下讀,路慧就越覺得自己臉色绯紅。



「希望那樣的事情不要發生在我身上。」



可是對于這樣的一廂情願,路慧也只能祈禱著不要遇到這樣的事情。畢竟她

真的沒有十足的把握來應付這樣的事,亦或是準備。



「看來選擇學生也是個很重要的問題。」



到底是善良的女人,現在的這個社會,人皮面具已經多到泛濫了。只是一個

普通教師的她,成天挂心學校和孩子,世界的千變萬化又有誰人對她述說?



「初中的話,應該可以教吧?」想到自己經常會給兒子補習功課,路慧似乎

蠻有自信,便在執教范圍下面的初中上也畫了一個小圈。



「而且,教導初中的孩子要比大學里的孩子多一些安全感。」



就在此時,路慧的手機鬧鍾突然響起來。



「這麽快就4半點了……」時間總是轉瞬即逝。



「還是不想這麽多了,先去菜市買菜吧。晚上可是有三個嘴吃飯呢。」



路慧把文件合上,放進包里,準備離開辦公室。



「到時候可以問問小鑫的意見,興許孩子的學校里就有想找家教的學生。」

路慧走出了辦公室,順手帶上門,空蕩的辦公室里,僅剩著殘留的體味余香……



當兩個小孩放學快奔到家的時候,已經換上端莊休閑服的路慧正在廚房忙碌

著。



介于昨天孩子的那種眼神和今晚的情況,路慧挑了件長袖的襯衫,本想在穿

一件長褲的。可天氣太過炎熱,長褲的透氣性又太差,她實在無法忍受,所以只

得又穿上系腰的長裙,長筒絲襪也被一並褪了下來,光著兩只白皙的長腿子。



不一會,門響了,兩個嬉笑著打鬧的少年進了屋。



「媽,我們到家啦。」真難得,小鑫沒有小跑著進了廚房,只是在客廳里嚷

著。



路慧擦了擦手,走了出去。



「路阿姨,您好!」濤躍看到路慧出來的時候,一臉燦爛的說著。



「你好啊,小濤同學。」路慧對他微微一笑。



「剛到家,渴了吧?喏,一人來一罐……」路慧從客廳的冰箱里取出兩瓶罐

裝可樂,放到茶幾上。



看著兩個像爛泥一樣懶躺在沙發上的少年,路慧更溫和可親了。



兩小家夥也沒著話,小鑫拿起可樂罐拉開口就朝嘴里灌。



「謝謝路阿姨!」濤躍還是禮貌了一下,跟著拉開口子也灌上了。



路慧看著他們那饑水渴望的表情,笑了笑。



「晚飯一會就好了,你們去洗個手,準備開飯了哦。」路慧說著,轉身又返

回了廚房,身后突然揚起一雙有點陌生眼睛的注視。



「真累死我了……」小鑫把喝了半罐的可樂放到茶幾上,總算緩過勁來,書

包也被脫丟到沙發上。



看著濤躍還在咕噜咕噜的沒停,小鑫的眼睛掃到了別處。



「咦,這是什麽……」留意到茶幾上有一份文件,小鑫伸手拿了過來,打開

看著。



「家教……絕對不會是給我找的,一定是媽媽……媽媽要出去做家教嗎?」



小鑫若有所思的樣子也吸引了濤躍的眼睛過來了。



「這是什麽啊,小鑫。」濤躍小聲說完,又跟著灌了幾下。



「這是我媽的東西,她想去做家教。」



「……」



小鑫隨便翻了幾下,接著朝廚房里的路慧嚷嚷了。



「媽,桌上的文件是你的嗎?你要去做家庭教師啊?」小鑫稍稍的端坐起來



「嗯……你看到了……」



話沒說完,路慧跟著從廚房里出來,依在門角,雙手交叉著放置在高聳的胸

前。



「怎麽,你不想媽媽去做家教嗎?」她的面部表情有些驚訝,細微的夾雜些

失望。



「媽媽要去做家教還不是爲了你這個傻小子,真是一點都不懂媽媽的心。」



小鑫大眼瞪小眼的看了看路慧。



「呃……這個,媽媽自己決定就好啦……」



「媽媽去做了家教,那晚上我不是就自由了嗎?在也不用開家庭會議,在也

不會被媽媽逼著溫習,哦……耶!」



小鑫明白過來了似的,強壓著興奮,故技重施著有些難過的樣子。



「我沒意見……真的……」



「這還差不多。」路慧又轉身回到廚房里去了。



沙發上的小鑫立馬一個蹦地起,對著天空手舞足蹈。



「喂,有這個激動的嗎?」一旁的濤躍都有些難以適應似的。



「你懂個屁!哥這叫,我……心……狂……舞!」小鑫嬉皮笑臉的,對著濤

躍小聲解釋。



「小鑫……」廚房那邊傳來路慧的聲音。



「到!」



「進來幫媽媽端菜,準備開飯了。」



「是!」



小鑫一個屁冒煙飛到廚房里去了。濤躍坐在沙發上,眼睛閃了閃……



其實飯局也不大,也就是一些家常菜。什麽里脊排骨,綠豆湯,醬爆茄子等

等,單親的媽媽,怎麽說也得學會著下廚,燒得一手好菜。



看著一桌香噴噴的菜肴,兩小子已經快忍不住了。



「小濤啊,飯菜比不上你在家里吃的,就湊合著吧。」路慧邊說邊坐了下來



「是啊,是啊,別客氣。」小鑫摻和了句,說著話的,眼珠子卻在抗議著路

慧。



「都快把家底功夫拿出來了,媽媽還真會充面子。」雖然聽著媽媽的謙虛過

頭,還是有點小小的不滿。



「平常時候吃的就沒這個好。」臆想中的小鑫忘記了自己曾經多麽的挑食。



「已經很不錯了!路慧阿姨,你做的菜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濤躍笑說,沖

小鑫眨了眨眼。



小鑫這下不舒服了,感覺就像兩人有些什麽貓膩似的。



「濤躍這小子,是不知道我媽動起粗來的厲害。」他拿起碗筷,準備開始刨

飯。



「逮個機會要你見識見識。」



「呵呵,真的嗎?那就多吃點哦。」看路慧笑的那麽開心,原來女人都是喜

歡被誇獎的唉。



「嗯嗯。」濤躍已經等不及朝自己嘴里送菜了。



三人總算各自調動胃口了,可能今天是同學在場,小鑫昨天晚飯時那些神魂

出竅的行爲和想法今天被抹得一干二淨,再加上媽媽要去家教這等值得歡慶的大

事,什麽戀母什麽絲襪的早就飛到九霄云外了。



「濤躍在這里,媽媽今天開家庭會議的最佳時機也會錯過。」



小鑫雖然吃著飯,那滑稽的模樣我真的是無法形容。如果非要形容,那就是

彌勒佛在吃飯的同時也照顧到了形象。



「別以爲媽媽不知道你在想什麽。」看著小鑫那低淺的笑臉,路慧輕蔑地看

了他一眼。



我們可憐的第三者,好像自顧自的在大肆清掃著盤里的食物。似乎誰也沒有

注意到他星星點點的眼神落到什麽地方。



留意到濤躍的沈悶,路慧忽然想到了什麽似的。



「對了,小鑫啊,你們班級里有沒有什麽學生需要請家庭教師的?」



「嗯……我想想……」小鑫停止了咀嚼,眼睛朝天花板上打著轉。



「我們班級里,好像不會太多吧。」



突然感覺到身邊一股強烈的生命存在氣息,小鑫的腦子又轉了幾下。



「濤躍?這小子雖然有錢,但是功課真是出奇的爛啊。」富家子弟好像從來

不擔心諸如錢或學習的問題,當然我們年少的主人公是不會想到這麽深層次了。



「看你天天拿我開涮,不如就讓你這小子當一次冤大頭吧,哈哈哈……」



小鑫把嘴里的飯吞下,手指著身旁的濤躍。



「有!濤躍就是!爛課仔!」終于讓小鑫找到發揮學習優勢的地方了。



路慧雖然一臉同情的看著自顧自吃飯的濤躍,但終究還是沒能忍住孩子那天

真的作弄心態,輕輕的捂嘴笑著。



濤躍已經把頭都壓到桌子上去了。



「那小濤同學,你希望找個家庭教師嗎?」路慧不急不慢的詢問著。



「這個……」濤躍有點遲疑的樣子,頭還是壓得低低的。



「這個啥?那個啥?我媽這樣的優質教師給你做家教,你還不滿意啊?」小

鑫聯想到媽媽給他做家教以后的各種的酷刑,心髒都快承受不住了。



「好吧……」濤躍點點頭。



「哈哈哈,這就對了!」小鑫借話舒緩了一下剛才醞釀已久的笑意。



「那小濤,晚上你就回去,征求下家里人的意見吧。」路慧好像很自在的說

著,似乎弄成這樣的結果已經在她意料之中。



「嗯……」濤躍還是沒能擡起頭來。看走神的還以爲他在拿腦門殼撞桌子出

氣呢,就缺響聲了。



「來,快吃菜……」路慧適時的給倆小子碗里分別夾去了幾片瘦肉。



濤躍的眼角輕輕的擡了起來,憋見芬芳美豔的路慧,嘴里咬著瘦肉的牙齒狠

狠的用上了勁……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